老年文化频道投稿优秀文学作品:我的教育之梦

  新时代是属于奋斗者的时代,是心怀梦想、奋力追梦的时代。我虽然已是一位71岁的古稀老人了,还要为实现强国梦,为家乡的老年教育发挥余热,舞动夕阳红。

  新时代是属于奋斗者的时代,是心怀梦想、奋力追梦的时代。我虽然已是一位71岁的古稀老人了,还要为实现强国梦,为家乡的老年教育发挥余热,舞动夕阳红。

  1948年,我出生在运河古镇平望莺脰湖畔的柳家弄里。从1953年到1960年,我是在莺逗湖畔的殊胜寺小学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在老旧的殊胜寺庙改建的教室里,我们在知识的海洋里,如饥似渴地允吸着科学的琼浆,茁壮地成长。为了改变落后的教育面貌,从那时起,我就小立志要当一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

  1960年,我考入了平望中学。当时,正值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在这不平凡的三年求学期间,我们与国家同命运、共呼吸,度过了罕见的物资短缺的时光。我们在校园里开垦荒地,养羊养兔,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我们认真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身心受到了极大的锻炼。

  1968年9月,盛泽中学高中毕业的我,响应党的号召上山下乡,插队来到莺逗湖畔的张家甸。在十年艰苦的知青生活中,我们迎着太阳出,伴着月亮归,青春的步伐深浅在广阔的天地。在农村与贫下中农一起战天斗地,磨一手老茧,炼一颗红心,为莺逗湖“喜看稻菽千重浪”贡献青春。这十年中,我还当过乡村代课老师,晚上为农村青年办夜校,为扫除文盲发挥知识青年的绵薄之力艰苦的知青岁月和乡村代课的经历磨炼了我坚强的意志和与大风大浪作斗争的能力,为走好今后人生的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77年9月,在同志的大力支持下,中断了十二年的中国高考制度恢复了,中国由此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为了实现自己当老师的梦想,我找出荒废了多年的高中课本,夜以继日地复习迎考,终于在而立之年考上了师范大学,毕业后,当上了中学教师。在莺逗湖畔的平望二中辛勤耕耘了三十多年。在这所乡镇中学里我教学生学会做人,学会做事,学会学习,使成百上千个莺逗湖的莘莘学子成为改革开放,实现强国之梦的建设者。

  2008年,我退休了。当时,全国正进入老龄化的社会,吴江区各级政府为了老年人的教育事业,在各地办起了老年大学。2011年9月,平望镇领导聘请我担任了平望老年大学的副校长兼教务主任。从此,我在老年教育的百花园中,走上了一条全新的教育之路。几年来,平望老年大学从开办时的9个班级,发展到现在的30多个班级,教学点遍布全镇的21个村庄。平望老年大学也在办学的历程中,逐步实现了从“吴江区示范老年大学”到“苏州市教育现代化老年大学”,再到“江苏省示范老年学校”的蜕变,为家乡的老年教育发挥了我的余热。

  这些年里,我还担任了吴江老年大学的特约通讯员。几年来,我在“吴江老年大学”和“苏州老年大学”的网站上,在中国《老年教育》杂志和江苏《老年周报》等各级各类新闻媒体上,发表了三百多篇反映吴江区和平望镇老年教育开展情况的文章,报道了吴江老年教育百花园中的新人新事,歌颂了吴江老人的老有所学和老有所为,传递正能量,讴歌新时代,多次评为优秀通讯员。2018年我撰写的《乡镇老年大学办学实践的探索和思考》一文获得了“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第13届征文比赛“优秀奖。2019年,我被评为“苏州市老年大学优秀教师”。

  70年光辉岁月,70年风雨兼程。今年,我71岁了,已经到了古稀之年,中国正在实现现代化,到处呈现欣欣向荣的景象,我们老年人的生活也充满阳光,充满幸福!“老夫喜欢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正在进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将向着美好的明天,扬起风帆,乘风破浪去远航。

  黄酉林(麟),男,71岁,平望二中退休教师,中学高级教师。2008年退休后,曾编写过《平望镇志》,2011年担任平望老年大学副校长兼教务主任至今。2013年6月后,被苏州市老龄委,吴江区老年大学,吴江区老龄委和《吴江日报》聘任为特约通讯员,在各级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散文,论文,通讯和新闻300多篇。